(5)通話

 

 


  晚上洗完澡,褚冥漾肩膀上還搭著一條半濕的毛巾,不管頭髮還在滴水,便拿著手機躺在床上給冰炎發信息。
  最近是期末考時期。儘管褚冥漾真的想把以前跟他說說大一都是蜜月期的混蛋抓出來大卸八塊,因為他期末的時候被一堆報告考試壓得快抓狂,但還好痛苦的時間不算很長,現在他總算能悠閒地在宿舍裡耍廢,不用在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過冰炎好像還沒有自地獄裡解脫。褚冥漾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為冰炎的學系太恐怖還是因為他本人太認真好學,以致冰炎直到大家都已經歡呼期末已完要旅行的去旅行要回家的回家的時候,他還在埋頭苦幹。
  還好即使如此,冰炎從來不會錯過褚冥漾任何一個信息,就是回覆的間隔會比平常長一點而已。
  於是褚冥漾一股腦地把想說的話傳給冰炎,斷斷續續地敲了半個小時總算敲完了。褚冥漾才剛要把手機隨手丟到床上時,手機卻響了起來,是LINE的電話的聲音。
  褚冥漾以為應該是他家裡的母親給他打電話嘮叨一下,因為之前考試太忙,回過神來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跟家裡打過電話,只有偶爾的短訊來往。褚冥漾拍拍胸口,稍稍做好耳朵要被母親的獅子吼洗禮的心理準備的時候,卻見到螢幕上寫著大大的「冰炎」。
  ……?
  ……冰炎?誰啊?
  ……是我認識的那個冰炎嗎???
  ……啥密碗糕?????
  「冰冰冰冰冰冰冰炎!」褚冥漾就像被手機燙到一樣慌張地甩了手,結果手機「啪」的一聲被他無情地丟到地上。褚冥漾延續了他的慘叫,連忙撿起可憐兮兮的手機,確定被保護殼嚴密地包裹著的手機安然無恙時,才驚魂未定地呼了口氣。
  褚冥漾剛剛做的心理建設並沒卵用,他根本沒想過給他打電話的是冰炎!
  一直以來他們都以文字配圖的方式來溝通,從來沒有試過也沒有打算要進行語音通話。
  不是褚冥漾不想,而是他不敢。
  儘管這段時間以來主動方都是他,但也只限於隔著螢幕。這個發光的螢幕彷彿是一條界線,只要跨越了這條界線,似乎就會有什麼變得不一樣。褚冥漾還沒敢面對那些不一樣。
  不知道為何,只要對上冰炎,褚冥漾就會變得比平常更要畏首畏尾,生怕自己呼吸一下也會把對方氣走一樣。
  冰炎一直對他保持不親不疏的距離,除了回應他的信息外,都沒有做過任何特別的表示,褚冥漾也很安然地享受著現狀。
  只是、只是!
  我該不該接我該不該接我該不該接我我我我我我接了我接了我接了我接了!
  褚冥漾在房子裡亂得團團轉,然而慌張之間他還是憑著本能反應把來電接了。褚冥漾心裡嚇得更嗆,卻不敢再鬼吼鬼叫,屏息把手機放到耳邊。
  那邊一片死寂,就跟他這邊一樣。
  冰炎撥過來,怎麼卻不說話?他是不小心按到了嗎?還是……他在發求救信號?
  腦補起電視劇裡的劇情,褚冥漾握了握沁汗的手掌,心跳聲充斥著他的耳腔,彷彿太陽穴都隨著亂撞的心臟跳動著。
  僵持了大約半分鐘,冰炎依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於是褚冥漾按捺不住,張開了口,嘴唇蠕動了幾下,才輕輕地發出了一聲:「嗨?」
  「登登。」
  聲音明明輕得像羽毛,誰知道他的語音未落,手機便傳來了通話中止的聲音。褚冥漾愣了良久,又似是不甘心地喂了兩聲,依然沒有人回他。他盯著手機上因自動上鎖而陷入漆黑的螢幕,心裡的慌亂才慢慢散去。
  也顯得剛剛的激動如此可笑。
  可能真的單純的按錯吧。
  褚冥漾抓了抓不再滴水的頭髮,安慰著自己,又吸氣又呼氣,心裡的酸楚總算消散了,誰知道手機又響了。
  ……這是在耍我嗎?還是打電話來跟他道歉不小心按錯?可是要道歉的話,給他傳個LINE信息就好了,用不著特地給他打電話吧?
  褚冥漾無奈地看著螢幕上的名字,努力讓自己不准難過要用平常心去面對。最後他花了半晌的時間,硬是把聽也不聽便掛斷電話的念頭丟開,再拋海腦海裡的一堆碎碎念,跟剛剛截然不同,平靜地接了電話。
  「褚?」
  褚冥漾還沒開腔,對面便傳來了一把低沉好聽的男聲,以現在女生的說法就是會讓人耳朵懷孕的聲音。
  褚冥漾不是聲控,可是他也被迷得忘記要難過了。
  「我、咳,我是。」褚冥漾連忙清了清意外地沙啞的聲音。他快要緊張得連如何發音都忘記了。
  「抱歉,我剛剛不小心掛上了電話。」
  ?
  怎麼不是「不小心按錯」,而是「不小心掛上了電話」?
  ……冰炎的意思是,他不是按錯,而是真的要找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才剛張口,猛地想到冰炎還在聽,連忙合起嘴巴,卻不小心咬到了舌頭。褚冥漾單手掩著嘴,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抑制到慘叫的衝動,卻是忍不住在床上瘋狂打滾。
  「褚?」
  「我、我沒事。」褚冥漾連忙裝出正常的聲線回道。
  「……你的聲音怎麼怪怪的?」
  沒想到還是被冰炎聽出來了,褚冥漾感到耳朵上熱了起來,只好誠實地道:「我不小心咬到舌頭……」
  電話裡頭沉默了片刻,褚冥漾便聽到了一聲似是帶著笑意的歎息。
  「你是笨蛋嗎?」
  到底是誰害我咬到舌頭!褚冥漾忍不住有點不忿:「你怎麼打給我了?」
  冰炎沒回答,結果又是一陣奇怪的沉默,褚冥漾都要懷疑到底是不是網路出了什麼問題。不過冰炎這次沒有給褚冥漾太多時間去懷疑,便回了。
  「就想跟你聊聊。」

  那一天二人其實並沒有聊太久,褚冥漾也忘記他們到底聊了什麼,因為他的腦海幾乎全程都是空白一片。
  但他一定很記得,那是冰炎走向他的第一步。
  很久以後他回頭一看,才發現那一步有多大的意義。

 

 

 

TBC.

太久沒寫文,整個腦袋運轉不了該如何表達了(抹臉
因為這篇文比較輕鬆,所以在格式上也第一次放寬了點,可能之後會加點流行用語什麼的
大家都輕鬆看吧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ualka 的頭像
spiritualka

——浪漫絕症。

spiritual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