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Side (1)

 

 

  一見鐘情是什麼,直到大二的時候,冰炎還不懂。
  當然,他也沒打算要懂。並不是因為他不屑於把體內荷爾蒙的化學反應當成是愛這麼清高的理由,單純是因為他從未想過要接觸任何關於情愛的事情。
  愛情可以說離他很近,也可以說離他很遠。近,是因為他身邊總不缺女孩子蠢蠢欲動地想要親近他,主動地釋出善意;遠,是因為他未曾接受過任何明示暗示,非常自重地跟所有女孩子保持距離,寧願兇得把女孩子嚇哭,也不要讓她們有任何的錯覺。
  他一直都很享受這麼的狀態,這樣他才可以集中精神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只是即使他沒有想要去懂,有些事情也不是本人不想要它就不會來。
  而這東西就在大二開學後第二個月猝不及防地殺冰炎一個措手不及。

  冰炎平常也不會在那個時間去球場,白天的球場人太多,女生歡樂的尖叫打氣聲會吵得他有點煩躁。要是他想做運動,多數都會在晚上的時候再來,或是直接到學校外面跑步。
  只是他唯一的知心損友兼室友卻是例外。
  雖說想要吸引目光的動機也不單純。
  「真是麻煩你特地跑一趟了。」把及肩紫髮束起的青年笑瞇瞇地接過了冰炎手上的毛巾和替換衣服,然後用毛巾擦擦臉上的汗。「我以為你會順便幫你的好室友買點飲料?」
  冰炎挑眉,一副明知故問的表情盯著對方手上空了大半的水瓶:「你還能喝得下別人買給你的飲料?」
  而且他跟夏碎的表弟又不一樣,誰會像那個孩子一樣總愛幫夏碎做跑腿。
  「我以為你都要把房間的鑰匙給你弟了。」剛剛接到夏碎請他幫忙從宿舍拿衣服的電話時,他還懷疑夏碎有沒有撥錯電話。
  夏碎搖搖頭:「還沒可以呢。太主動的話會把他嚇跑的。」
  冰炎懶得理這個用著單身的身份過著死會的生活的人。
  「千冬歲在外面等我,晚點見吧。」夏碎揮一揮手,便跑出了更衣室。沒多久,冰炎就聽見了從外面傳進來的熱烈歡呼聲。
  冰炎有時候實在看不懂夏碎這種作秀的行為,為了吸引心上人的目光就需要這樣做嗎?不過冰炎不深究,也不打算要問本人,免得又被對方微笑著嗆他一句「單身狗又怎麼會懂?」,自討沒趣。
  冰炎有空的時候也會去看夏碎的比賽,但普通的練習他就沒什麼興趣了,所以冰炎沒逗留多久便從更衣室的後門離開了球場。
  夏碎現在正在球場上大放異彩,冰炎希望女生們都去看夏碎,不要在後門堵他——人長得太帥、人氣太高,也是一種煩惱。
  更衣室的後門離球場有點距離,但還是可以看到女生們圍著球場歡呼吶喊的模樣,即便是其他單純路過的學生也會偶爾停下腳步,看看球場在發生什麼事情。
  平常冰炎也會這樣,這是人之常情,今天他卻被另外的人吸引住目光。
  冰炎回想過很多次,其實他自己也不太懂為什麼會被吸引,畢竟只是一個黑髮男生而已,街上隨便就能抓到一大把,但當天他就站在更衣室的外面,看著那個瘦小的男生抱著一個大袋子,無視旁邊的騷動,毫無存在感地快步走進旁邊的草叢裡。
  冰炎到現在也不懂那個時候的他為何會鬼使神差地跟著那個男生後面,一起走進草叢裡。
  冰炎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只知道跟著男生,卻又不敢走得太前,怕被對方發現他這種跟跟蹤狂沒兩樣的變態行為。他放輕腳步,刻意踏在沒有樹葉落下的泥土上,直到看到了男生的身影,冰炎弓著身,把身體藏在草叢裡,悄然地觀察著男生。
  冰炎聽到了微弱的貓叫聲,只見男生把包裡的貓糧倒在地上,片刻便有兩三隻不同毛色的小貓冒了出來,毫不客氣地在男生面前開動了。
  就跟他的背影一樣,男生的相貌也是相當平傭,只能算得上清秀乾淨。可是一進草叢,剛才的小心翼翼都消失了,臉上盡是放鬆和溫和的笑意,純粹卻又像毒藥,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然後……
  然後冰炎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什麼樣子?
  就是每天準時到草叢報到的樣子。
  不過來了幾天之後,冰炎就沒再見過那個男生,意識到自己居然會這麼無了期地等待時,蠢得冰炎連撞牆的心情都有了,清醒了一點的他便不再每天守株待兔。還好拜親愛的室友所賜,冰炎也常常經過那裡,皇天不負有人心,兩個星期後他又見到那男生。
  於是冰炎又變蠢了。
  冰炎斷斷續續地碰運氣,果然給他摸出了男生餵貓的時間。間隔大概一個星期一次吧,都是趁著午飯時間去,他每次都會留下不少的食物,確保那幾隻貓咪不會餓死。冰炎又靠著留意男生身帶著的書本,推斷出男生的級別和學系。
  還找到男生的名字——褚冥漾。
  之後的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
  ……其實也僅只如此。冰炎總不能就這樣冒昧上前,先不說對方會不會被嚇到,他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太變態。而且因為第一眼的印象就栽進去,這不是他的性格。
  結果上天好像嫌他栽得不夠深,就給他一個機會。
  
  

TBC.

 

一半今天打的
一半是之前的存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piritualka 的頭像
spiritualka

——浪漫絕症。

spiritualk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